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拿把刀子在鲁班家侧门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个人介绍?哎,你又何必一定要知道,这个电脑屏幕后面的,倒底是一个人?还是一条狗?甚或是一坨狗屎呢?我只是天空中一片无关痛痒的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。这里的这些文字,你如果喜欢,就随便看看,如果不喜欢,就当一阵风过耳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土地分转合应避免由行政主导  

2008-09-13 18:30:49|  分类: 时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土地分转合应避免由行政主导

 

1978年,安徽省肥西县山南镇小井庄的农民在全国率先实行“包产到户”,拉开了一场伟大变革的序幕。2006年,距小井庄仅十多公里之遥的肥西县木兰村,又把“分”到一家一户的田地“合”起来,租赁给种粮大户,试图探索出一条现代农业规模化、集约化的经营之路。(新华网9月7日)

应当承认的是,现在中国农村由于青壮年出外打工及其它种种原因,耕地撂荒的确有一定程度,于农村情况有所了解的人对此大约都明白。对于中国这个一个人口大国而言,又在当前国际粮价大涨的当口,这个问题无疑更应该引起人们的充分重视,并设法解决。但是,木兰村的这个土地分转合模式,我却以为不具有太多的推广价值。因为,它是由行政主导的,而非农民完全的自主行为。

首先,木兰模式动力来源中一个很大的成分是,“土地荒了,各种上缴税费无法落实,村委会只有举债完成税费任务,到2003年底,全村不良债务已累积到80万元。‘那时候为了躲债,我们村干部过年都在外躲着。’”而木兰模式的结果也是“形成了承租者、社员、合作社‘三赢’的局面”,“ 农村基层组织的凝聚力明显提高”。显然,村两委在其中获得了相当的经济利益。

而由于“村干部有劲头”,整个操作过程是由“村两委经过走村入户、说服动员”进行的。整个过程中还有一个关键性的流程,“将距离村庄较近的、质量和水利条件较好的撂荒地调整给留守农户,便于留守农户耕作,同时把通过互换调整出来的距离村庄较远、地势低洼的土地集中起来,整理后流转给种粮大户。”这其实已经涉及到土地的再分配了。

很多专家都赞扬木兰模式提高了土地使用效益等等,又强调“只有一半以上而非百分之百的农户入社,这表明农民是完全自愿而非被强制加入合作社”。我无意于怀疑木兰模式在当地的成功,村干部们可能真是完全出于公心。但如果木兰模式被推广,我们谁又能保证其它地方的村干部都完全出于公心呢?在农村,村干部虽然不如人民公社时代权大了,但还是有计划生育指标、税费收缴等许多权力资源可以利用,他们完全有能力使用种种手段,令农民“自愿”加入合作社。

记得前些年有过一场农村土地再承包风潮,令得广大农民心中发慌,最后只得由中央出面强行叫停。其初始者的动机也非常良好,但其中能令“村干部有劲头”的利益驱动,最终导致了大量歪嘴和尚出现。由于在中国乡村地区,行政权一权独大的现象比城市里还严重,当不受制约的权力与利益相关联时,出问题几乎就是必然。

为了解决耕地撂荒问题,土地流转还是要搞的,但却一定要避免由行政主导。其实农村中自发的流转已经出现,新闻中亦有提到,“有的外出务工户干脆就把土地转给有劳力的留守户。甚至枞阳县那边的承包户都跑到肥西县来承包土地,承包户收入也很可观。但没有人组织,只是零星的转让,形不成规模。”这种星星之火,政府其实不要干涉,也不要有地域之见,可以任其自由生长。现在正是一年中的秋收季节,农村大面积的跨区机械收割正在如火如荼中。中国建国以后一直在梦想农机化,当年分产到户后,曾有人悲观断言:农业机械化没指望了。但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完全由农民主导,在市场的力量下,农机化却奇迹般的开始实现了。

还是那一句话:给农民以自由,他们会创造奇迹!行政系统要尽量地自我克制,要严守服务本位,而不要总想着主导一切。

 

http://news.163.com/08/0907/09/4L7SCBA10001124J.html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