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拿把刀子在鲁班家侧门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个人介绍?哎,你又何必一定要知道,这个电脑屏幕后面的,倒底是一个人?还是一条狗?甚或是一坨狗屎呢?我只是天空中一片无关痛痒的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。这里的这些文字,你如果喜欢,就随便看看,如果不喜欢,就当一阵风过耳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司马迁当年也一定被人痛批不厚道  

2009-02-27 11:30:00|  分类: 时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司马迁当年也一定被人痛批不厚道

 

李辉质疑文怀沙一事,最近闹得沸沸扬扬。赞之者认为李辉揭露了真相,弹之者则批李辉揭人阴私,不厚道。

似乎公说、婆说皆有几分道理,道德面上真是有些令人困惑。其实从历史学上看,传记作家李辉就是陷入了当代人治当代史的困境中。想想汉武帝当年,“不虚美,不隐恶”的司马迁,也一定是被人痛批不厚道吧。

历史其实从来就关乎现实。当代人治当代史,不免就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。汉武帝当年读到《史记》,就鼻子都被气歪了,并令人进行了删改。《景帝本纪》等就被史学界公认是篡改过,还有一种说法是,司马迁也就是因此被武帝杀了。

不过,拒绝“为尊者讳”虽然危险,但治史者却还是能得到秉笔直书的美名。而言及那些在社会上有声誉的学人、名流过往不堪之事时,拒绝为“为贤者讳,为长者讳”,社会评价就复杂了。一种常见的道德批判就是:这是揭人阴私,不厚道!应当承认,这种照实直录,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无有不妥,但也有小部分时候的确是游走在边缘,学术道德与私人道德间存在着冲突时刻。尤为麻烦的是,这种道德困境的明晰边界在哪里,不但是千百年来也未有定论,而且在每个人心中也各有准绳。

不过虽然情况复杂,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其一,无论来自什么身份、职业的人,都有权如此治史。事实上,当代人治当代史在史学上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。因为很多历史事件,只有得到了当事人的证言,才可以最大限度的接近真相。一旦当事人去世,很多事就再也说不清楚了。

其二,治史者有权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(除非与当事人有事先约定)。他可以出于对当事人的尊敬,选择在其去世后再公布。也可以选择在其生前公布,即使是不厚道,那也是他的学术自由。选择权在他。反对者当然也可以在其公布以后,尽情反对。各以证据说话,可也。

具体到李辉质疑文怀沙这事,我以为李辉没错。他扎实举证,也没有使用任何不当言语。如果文怀沙安静呆在家中,李辉公布这些资料,也许多少有点不厚道。但文怀沙成天在外跑码头,并以“百岁老人”、“国学大师”这些身份做广告、出书等,谋取利益。如果事实为假,那他就是以公众人物身份在侵害他人利益,理当揭穿。而文怀沙的回应实在是近于什么也没说。

有评论者愤愤然言道,今后再也不看李辉的书了。看不看某人的书,自然属他的选择自由。这桩文坛公案的真相,目前也尚不能完全定论。但真相的威力就在于: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那本当年看来极不厚道的《史记》,还不早已是千古流芳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